欢迎来到哈尔滨理工大学新闻网!
新闻网
理工要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工要闻 > 正文

校友风采:大国工匠 壮志凌云

——记“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中航哈飞工业集团总特设师王海涛校友

作者:魏绪涛责任编辑:徐状来源:党委宣传部 日期时间:2017-03-13 11:22:08点击:

  说到“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哈理工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无疑是机械动力工程学院院长刘献礼教授在2014年赢得的那枚令我们倍感自豪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其实,哈理工与“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的“缘分”不止在2014年,2008年,90级校友王海涛曾经获此殊荣。

 王海涛?好熟悉的名字!莫不是中国第一部季播家庭伦理剧《王海涛今年四十一》的男主角原型?当然不可能。我们这位王海涛校友其实是一名典型的“大国工匠”,现任中航工业哈尔滨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高级工程师及工程制造部的总特设师。不过事也凑巧,六年前《王海涛今年四十一》在黑龙江卫视热播时,他恰好也是41岁。

“自从那部电视剧开播,我周围的人就没少拿剧中人物开我的玩笑,完全漠视我与男主演张国强从身高到颜值上存在的全方位差距。”采访伊始,王海涛校友的幽默便溢于言表,“不过,我确实很期待有反映哈飞人精神风貌的影视作品问世!而要是真有一部反映我的故事的《王海涛今年四十一》就更好了!虽然我只是一个小人物,但我相信自己的成长经历就是一部可以边拍边播的季播剧,虽不涉及矫情狗血的家庭伦理,但却称得上是绝对的励志剧,至少可以为哈理工的学弟学妹们注入足够的正能量。”

随着王海涛校友的侃侃而谈,一部全新的《王海涛今年四十一》——不,应该是《王海涛今年四十七》,逐渐得以“杀青”。

第一季:“王”者情怀——守得云开见月明

现在的王海涛,可不是他自己口中的“小人物”,而是一位在航电方面能够“通吃”各机型飞行器的行家,一位完成过多项杰出青年课题、拥有数十项专利且获得过“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的一级专家。然而出乎很多人的预料,学生时代的王海涛却是非常之普通。

 “我出生在平房区的一个普通工人之家,兄弟姐妹四人,我最小。家庭的清贫与家人的宠爱伴随了我的长大成人的过程,也造就了我的依附欲——你可以赞我为随遇而安,也可以批我是胸无大志。学生时代的我,成绩始终一般般,考大学的全部目的就是圆家长的一个梦,至于后面如何发展,随缘就是了,反正那个年代大学毕业生找工作很容易。1990年我考取哈尔滨电工学院电气专业,虽说学校是“电气电缆业的黄埔军校”,虽说此后我也曾得过奖学金,但成绩绝谈不上突出,自然也没想过去竞选校学生会干部。我钦佩同学中那种‘穷且弥坚不坠青云之志’的人,但主观上并不愿意与之为伍。毕业后,我没像他们那样考研或‘进军北上广深’,而是遵照家长的意愿选择了到离家最近的哈飞上班”。

“2010年校庆我回去看了一下,还和班里的同学一同捐钱为母校购置了一些桌椅。看到母校在合校后的面貌今非昔比,不免感慨自己错过了太多!是啊,假如时光可以倒流,让我能为自己的大学生活多增加些亮色该有多好啊!”

对于自己毕业后能在哈飞干得风生水起,王海涛的解释是:

“一方面,要感谢母校的栽培,因为哈理工的发展定位就是培养专业技术性人才,一个学生只要实践能力合格,理论知识掌握得多一点还是少一点,是绝不会影响他从业的绩效的。对于我而言情况似乎就是如此,这就是所谓的‘方向往往比努力更重要’;另一方面,也许还是我的性格决定的。学生时代的我绝不是差生,更不是问题学生,而是在父母和老师眼中听话得近乎懦弱的乖乖仔,我始终相信到什么时候服从命令听指挥都不会吃亏。这种心态或许导致了我在学习方面缺乏主动性,但到了工作岗位,就是一种难能可贵的正能量了。现在的哈飞赶上了新型号飞机上生产线的好机遇,能够全面开花,可在1994年我刚入职时却是效益一般。而对很多被分配到哈飞的大学生来说,一入厂就加班,而且动不动就是连续多日的加班加点,是很难忍受的一种精神折磨,加上有些人自视甚高,与领导和同事处不好关系,心中的利益得不到就感觉怀才不遇,怨天尤人,因此这么多年来,新员工辞职的现象屡见不鲜。而我则选择了服从和坚持,结果证明,我选择的是成功:参加工作没到半年,我就在年底的评优中当选厂劳动模范,两年后又被破格晋升为工程师,并藉此相应地提前完成高工、研高的晋级,这些在哈飞的历史上都是极其少见的。”

“其实,每个人都有出人头地的梦想,只不过在一些人身上,它体现为一颗急于证明自己价值的‘王者之心’,而在另一些人身上,它则体现为‘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王者之识’。我赞赏后一种,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奇迹很可能会在下一秒坚持中出现。有时我也会纠结于自己的“哈理工旧事”缺乏亮点,但更多时候会把自己的成长经历视为一种对母校的别样褒奖。爱因斯坦说过,‘如果一个人忘掉了他在学校里所学到的每一样,那么剩下来就是教育。’一个人在学校学的任何知识点都是容易遗忘的,都会被新知识淘汰。成功人士认为,教师曾对他说过的某一句话影响甚至改变了他的人生,却早已经忘记了教师判给他的考试分数。因此,教育给予学生的,能让学生终生受益的,应当是良好的行为习惯和真善美品质。教育能够留下的,更多的是知识以外的精神收获、人格收获和道德收获。从发展的角度看,这样的教育才是和谐教育,才是科学的发展的教育,才能让学生得到人格的可持续发展和事业的可持续发展。真正成功的学校作为‘知识播种机’的功能应该是越来越弱化的,而不断强化的是它作为‘人格推动器’的功能!”

第二季:“海”纳百川——人间正道是沧桑

随着工作阅历的丰富,王海涛的心态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由从前依附欲十足的乖乖仔渐渐变成了现在遇事有担当的男子汉!

“20多年前,面对恼人的加班,我的选择是忍——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在哈飞工作的人都是大忙人,每周只有单休日,上至集团老总下至车间工人,一有大的生产任务来了都得要忙到半夜才能下班。但到了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忍’变成了‘容’——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我是干这行的,干一行就要守一行的规矩!”王海涛语气坚定地说。

现在的王海涛早已把工作中的加班加点当成生活中的一部分,更可以无怨无悔地接受单位随时可能派给他的大大小小的出差任务。1999年,因为赴北京参加国庆50周年阅兵直升机的维护工作,王海涛与未婚妻一别就是4个月,同事都为他感到不公,他却说,“人生中赶上一回能为国庆大典服务不容易,领导信任我,我就不能掉链子!和未婚妻少在一起几个月,等于给她也提供了一次为国庆大典服务的机会,这是多么有意义啊!”

王海涛的另一大改变,是由学生时代自嘲的‘学渣’慢慢变成了哈飞的“学霸”!在同事眼中,他“只要一有时间,肯定是捧着书,研究专业知识。”

“一名工程技术人员,光有爱岗敬业的‘坚守’,没有勇于钻研的‘出击’,绝不可能在哈飞求得发展。”王海涛坦言,“其实我一到哈飞就被分配到一个与在校所学专业只有部分交集的岗位,此后因工作需要又多次被调整到新的工作岗位,其中包括一些基层领导岗位,每次都要解决新问题,涉及新领域知识,可能你原来没学过,也可能学过时间太长,生了、忘了或者内容过时了,怎么办?只有拿起书本,下狠功夫重新学。不但要学专业知识,其他知识该学也得学,而且应尽早开始学,至少让自己说起话来不至于‘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古人就曾有过‘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泰山不却微尘,故能成其高’的比喻,而在知识经济时代,求新求变是永恒的主题,海纳百川不仅意味着有容乃大,更诠释着一个人由量变到质变的发展原理。”

“人可以无师自通,但不可以无书自通”,这是“质变后”的王海涛的座右铭。2007年,为了响应单位号召,他和一些本科学历的同事报考了北航的工程硕士研究生,可工作的特点又不允许他们长时间脱产学习,大家只好轮流去上课,详细记录笔记拿回来互相分享。王海涛工作最忙,去的次数也最少,但最终还是靠自学他人笔记,于2011年顺利通过全部考试和答辩,拿到了学位,并实现了自己在同事眼里由‘学霸’到“学神”的升级。

王海涛的“正能量故事”还有很多:

 1996年,工作仅两年的王海涛,因工作踏实被挑选当上了直九改型军械技术员,负责该型直升机航电系统的检验和维护。航电系统是现代飞机的“中枢神经”,是军用直升机完成任务的根本保证。新任务对从未接触过军械电子系统的王海涛来说无疑是一次严峻的挑战。为了掌握实践中所需要的技术,他一边翻找资料,一边向从事过军品生产的老工人虚心请教。有时加班到半夜一两点。回家后大脑也闲不下来,一旦想到有问题需要解决,马上又驱车直奔公司。通过在实践中学习、在学习中实践,他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2001年,国家海洋局的南极科考队与哈飞签订了租借哈飞直九机赴南极进行科学考察的合同。就在飞机准备完毕,即将奔赴南极前半个月,电动绞车出现了故障,无法正常收放。该电动绞车系法国产品,结构复杂,国内很少有相关的资料、设备,而请国外专家来解决问题又将耽误科考任务,哈飞决定派王海涛去处理这一问题。他从前没有接触过这种进口设备,又缺乏相关资料。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凭借扎实的技术功底,经过几昼夜悉心研究,王海涛终于掌握了控制盒的关键参数,并进行了相关的性能试验,最终找到了故障点,并排除了故障,保证了飞机的正常转场到“雪龙号”破冰船,也保证了南极科考工作顺利进行。

随着航电技术的发展和公司产品的更新,哈飞原有一对一的航电检验和维护已不能适应现实需要。为改变一这状况,王海涛凭着对现代航电技术发展方向的了解和过硬的理论功底并运用前沿科技,主持建立了哈飞第一个高度集成、高度综合的航电试验室,研制出综合联试试验台,在实验室内实现了对飞机和直升机整机进行航电系统综合联试,填补了我国在相关领域的一项空白。

时光在变,职务在变,但王海涛随遇而安的性格却从来没有改变。无论是作为一名普通技术员,还是后来的特设维修中心组长、特设科科长、飞机设计研究所航电试验室主任、哈飞航修公司副经理乃至今天的工程技术部总特设师,他都保持着平等待人、与人为善的本色。

第三季:“涛”声依旧——而今迈步从头越

由于一而再再而三地“见荣誉就让”,近几年王海涛的职业生涯较之以往似乎缺了不少“骄人业绩”。而据他估计,这种情况在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可能还会继续。

如此岂不是要严重影响未来现实版的“王海涛系列剧”的剧情?王海涛不以为然。

“居里夫人有句名言,‘荣誉就像玩具,只能玩玩而已,绝不能够永远守着它,否则将一事无成。’过去每次发表获奖感言,我都会就在末尾讲一句‘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有人打趣我说‘你已经到了百尺竿头,怎么还可能更进一步?’我则回答‘先从百尺的竿子上下来,再去爬另一根一百零一尺的竿子就可以了!’”采访接近尾声,王海涛的幽默与自信再次溢于言表,“有首歌唱得好,‘水兵爱大海,骑兵爱草原,’我是搞飞机的哈飞人,哈飞人的事业永远面向更高的蓝天。去年的‘两会’,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了‘工匠精神’,让全体哈飞人都明确了自己的未来发展定位。有道是‘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我需要实现的自我,是一个保持‘大国工匠’心态的自我,时刻以‘执着专注、作风严谨、精益求精、敬业守信、推陈出新’为己任;再就是不忘初心,把每一天都当成是参加工作的第一天,学习、学习再学习,提高、提高再提高,全人格、全方位地为中国的航电技术跻身国际先进水平而奋斗!”

诚如老一辈国家领导人陈云同志所言,四五十岁正是知识分子干事业的年龄。从这个意义上讲,王海涛校友的事业才刚刚开始。我们有理由期待他在今后的职业生涯中真正实现“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热点